<form id="lhfpx"><nobr id="lhfpx"><meter id="lhfpx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lhfpx"><nobr id="lhfpx"><meter id="lhfpx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  收青稞

  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0年10月09日


             ◎王小忠 文/圖

             阿云,就是十分調皮且喜歡穿馬丁靴的云毛草。

             阿道,就是不大說話,但總出出進進忙個不停的道吉草。

             阿云和阿道是孿生姐妹,是一個皮襖筒子里長大的。

             阿云瘦,個頭高,臉蛋白凈,漂亮。

             阿道和阿云一樣高,臉蛋一樣白凈,一樣漂亮。

             阿云和阿道是她們叫的,我輕易不敢叫。有次我去她們那兒,叫了一聲——阿云。阿云不理我。又叫了一聲——阿道。阿道也不理我。我羞紅了臉,而她們卻集體哈哈大笑。后來,旺秀道智給我說,你不能那么叫,那是人家家人心疼,才那么叫的。你必須叫云毛草,道吉草,知道嗎?

             阿云和阿道在這里開了小飯館。這天,我從溝里出來時,高原的陽光已滑過了中天,飯點早就過去了。吃飯的地點就在車巴溝中段,向南便是尕貢巴村,向北便是郭扎村,向西便是石礦村,向東便是有名的車巴河了。河水不分晝夜,也無論四季,就那樣嘩嘩歌唱。四處巍巍青山,也是花香鳥語。飯館選在這么好的地方,何愁不發財呢。

             我快要餓死了。可是阿云和阿道的小飯館沒有開門。

             開始收割了,從坡地到川地,到處是收割機的聲音。青稞是車巴溝的主要作物,因為要磨青稞面,要吃糌粑。村里人忙得團團轉,收割機開過去,大家就跟在后面撿穗子。如此往復,一直要到糧食拉到家里。

             阿云和阿道都去幫忙撿穗子去了,她們說,小飯館不能沒有糧食,她們都想著成為李子柒,但是李子柒也離不開糧食。

             電話里,阿云和阿道說得十分認真,她們讓我等著。我只好坐在一處草疤上歇息,眼前是清澈的車巴河,是濃霧籠罩著的村子;身后是茫茫大雪封鎖著的群山,是成片郁郁蒼蒼的森林。

        1. 上一篇:茶馬古道博物館誕生記
        2. 下一篇:情歌

        3. 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,欧美一级毛片无遮挡,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