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lhfpx"><nobr id="lhfpx"><meter id="lhfpx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lhfpx"><nobr id="lhfpx"><meter id="lhfpx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  南山

  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0年10月27日

          ◎高亞平

          劉建此時的情形真如熱鍋上的螞蟻,盡管已是晚上九點多,深秋的夜里已有點涼,但他都全然不顧。劉建清瘦的腦袋如一個撥浪鼓,或者一盞探照燈,只管來回左右的亂看。臉上是一副焦急之色。是呀,劉建不能不急,打從民警的抓捕行動再一次失敗起,他的心就急了,心就亂了。他幾乎一夜沒合眼,腦中一滿是女兒活潑可愛的形象。綁匪在短信中說的明白,不許報警,也不許對別人說,拿五萬元錢,到距離南山市十多公里外的阿房宮電影院門前來換他女兒。如再敢報警和糊弄他們,對不起,等著到渭河灘上收尸吧。一想到綁匪惡狠狠的話語,一想到四歲的女兒備受折磨的樣子,劉建心痛得就似要淌出血來。

          提了提手中的藍布包,沉甸甸的,有些壓手。那里面裝著用報紙包過,用膠帶紙捆扎好的五萬元錢。劉建問站在一旁的小姨子李靜:“他們咋還不來?”

          “誰知道!”李靜漫不經心地答道。而他的妻子則是急得一個勁地抽泣,不斷地用手抹眼淚。

          “是劉老板嗎?”

          劉建正在胡思亂想,忽然聽到一個嘶啞嗓子的人向他發問。他一個激靈,定眼一瞧,一輛摩托車已停在了他們的面前。問他話的,正是騎在摩托車上的小伙子。

          劉建下意識地點點頭,正想問對方是誰。不想,那小伙子又搶先說話了。

          “東西拿來了嗎?”

          劉建把手上的包向上舉了舉。說時遲,那時快,還沒等劉建愣過神來,只見那小伙子一側身,說了聲“拿來吧!”便猛地從他的手中奪過藍布包,一腳油門,便絕塵而去。驚得劉建張大了嘴巴,半天合不攏。

          劉建呆若木雞,欲哭無淚。只能瑟瑟地站在阿房宮電影院門前,一任秋日的風盡情地吹在在他身上,一任稀稀拉拉的行人從他的身邊走過。劉建此時的感覺是:天塌下來了。

          何遠是當天晚上九點半左右接到劉建的電話后,才知道他們私下和綁匪見面的。聽完劉建的哭訴,何遠在心里直罵他糊涂,不該私自和綁匪接觸,從而喪失了破案的最佳時機。現在是,錢也沒了,孩子也沒有被解救回來,犯罪嫌疑人也沒有抓住,案情反而變得愈來愈復雜了。

          何遠和王建軍一直等到晚上十一點鐘,才把劉建他們等到。一進派出所的門,劉建就失聲痛哭起來,他的愛人也在一旁直抹眼淚。何遠趕緊把他們讓進辦公室,給他們倒上水,勸了幾次,好不容易才把他們勸住。待劉建夫婦的情緒稍微平復,何遠才和他們交談起來。一旁的王建軍在記錄。

          何遠:“你們昨晚又收到犯罪嫌疑人的信息啦?”

          劉建:“是。”

          何遠:“什么時間?”

          劉建:“大約十二點左右吧。”

          何遠:“當時你們都在場嗎?”

          劉建:“就我和我媳婦在。我小姨子已經回她那里去了。”

          何遠:“咋不告知我們?”

          劉建:“當時時間太晚了?”

          何遠:“那么第二天呢?”

          (未完待續)


        1. 上一篇:惠東雙月灣
        2. 下一篇:耀南舊事

        3. 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,欧美一级毛片无遮挡,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