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lhfpx"><nobr id="lhfpx"><meter id="lhfpx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lhfpx"><nobr id="lhfpx"><meter id="lhfpx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新聞 >> 黨政要聞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  酥油茶香溢滿鮮花盛開的草地

  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0年10月28日

          寫在四川涉藏地區全面脫貧之際


          ◎新華社記者 陳天湖 張海磊 康錦謙

          秋高氣爽,雪山連綿,高亢嘹亮、深情款款的《康定情歌》在被譽為“情歌城”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州府——康定市的高原峽谷中回蕩。各族群眾穿上節日盛裝,載歌載舞,共同歡慶甘孜州建州70周年。

          甘孜是新中國成立后建立的第一個專區級少數民族自治州。70年來,甘孜各族群眾風雨同舟、團結奮進,經濟、社會、文化等領域取得長足進步,經濟總量增長到建州初期的1142.5倍,并于今年初實現了1360個貧困村全部退出、18個貧困縣(市)全部摘帽的歷史性跨越。

          一步跨千年,幸福像酥油茶一樣香甜!

          在這場舉世矚目的脫貧攻堅戰中,四川各族群眾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,像酥油糌粑一樣如影隨形,戰貧困、奔小康。

          最新數據顯示,到2019年底,四川涉藏地區貧困人口減少到0.24萬人,貧困發生率降至0.1%。這張耀眼的脫貧成績單背后,凝聚的是中央治藏方略在四川的成功實踐,凝聚的是對口幫扶的省市和中央單位及社會各界的資金支持、產業扶持,凝聚的是脫貧攻堅戰場上的黨員干部不怕犧牲、沖鋒陷陣,讓四川藏族群眾實現了一步跨千年的夢想,也實現了他們從“要我脫貧”到“我要脫貧”的歷史性轉變!

          集結號吹起 

          涉藏地區匯聚全國一盤棋的能量

          四川涉藏地區主要包括甘孜藏族自治州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、涼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縣,總人口217萬,其中藏族人口160萬左右。到2013年底,仍有36萬貧困人口,貧困發生率高達20.1%。作為全國脫貧攻堅任務最繁重的省份之一的四川,涉藏地區又是國家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和“三區三州”深度貧困地區,貧困人口多且分布較散,深度貧困與自然條件、民族宗教、社會治理等因素交織,脫貧攻堅任務艱巨繁重。

          黨中央一聲令下,吹響了四川涉藏地區脫貧攻堅的集結號!巴山蜀水下足“繡花”功夫,采取超常舉措,推動脫貧攻堅并取得突破性進展。

          ——建一支善打硬仗的攻堅隊伍。四川按照中央要求,堅持“省負總責、市縣抓落實”的工作機制,強化黨政一把手負總責的責任制。1名省級領導聯系指導涉藏地區32個貧困縣,全覆蓋落實貧困村有1名責任領導、1個幫扶單位、1名“第一書記”、1個駐村工作組、1名駐村農技員的“五個一”幫扶力量。

          ——找準問題,精準施策。立足四川涉藏地區脫貧攻堅實際,因地制宜、突出重點,著力抓好推進特色優勢產業發展、抓好群眾住房安全保障、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和利用、阻斷貧困代際傳遞、解決特殊難題等工作。

          ——打好政策、資金“組合拳”。實施涉藏地區新居建設、教育發展振興、醫療衛生提升、社會保障促進、文化發展繁榮、扶貧解困行動“六項民生工程計劃”。堅持新增脫貧攻堅資金主要用于深度貧困地區,統籌整合使用各類扶貧資金。

          在脫貧攻堅路上,對口幫扶是中央做出的一項重大部署,一支支幫扶隊伍、一路路幫扶資金、一個個幫扶項目,陸續向四川涉藏地區匯聚。5家中央單位定點幫扶其中9個貧困縣,廣東、浙江兩省的13個市33個縣扶貧協作、對口支持32個貧困縣,為他們早日擺脫貧困提供了保障。

          與此同時,四川省內86個省直部門(單位)定點扶貧涉藏地區32個貧困縣,實現每個貧困縣都有1個以上省直部門(單位)、3所高校、1所以上醫院、1至3戶國有企業和金融機構幫扶。

          四海同心,八方來援,全國援藏資源在四川涉藏地區集聚起了巨能量!

          “眾籌”“飛地”

          書寫雪域高原創新實踐

          3月初始,大雪紛飛,苦寒依舊。走進甘孜州腹地的理塘縣,廣東省幫扶建成的直供粵港澳蔬菜基地已開始復工。由于海拔高、高原凍土等原因,今年春播種期延后,在基地務工的群眾正抓緊準備種子肥料、給拖拉機換防凍液和檢修電瓶。去年就培育好的西紅柿、蘿卜和草莓品種,則在溫室大棚里先行栽種。大棚上高原,這是內地省份援藏的一大創舉,不僅解決了高原蔬菜和其他農產品短缺問題,更是給涉藏地區農牧業帶來了一場革命。

          濯桑鄉漢戈村村民降央聽說蔬菜基地開工,戴上口罩回到了他負責的溫室大棚。“干完犁地、起攏、下肥這些活,就可以種小番茄了。”降央說,通過大棚務工,每天能掙一百多元呢!

          記者在爐霍縣看到,一個個蔬菜大棚像珍珠一樣散落在廣袤的雪域高原上。幾年前,對口幫扶該縣的成都市錦江區引入眾籌幫扶理念,在企業家、愛心人士、民主黨派人士中為貧困村聘選愛心幫扶人士領頭人。每個領頭人再各自發展數量不等的愛心幫扶人士,通過眾籌獲得資金、項目,幫助貧困村脫貧。

          錦江區還因地制宜創新“飛地扶貧”模式,在爐霍縣資源條件好的地方集中建設“飛地”蔬菜大棚,把紅利再返回給各地貧困村,實現成果共享。

          在脫貧攻堅過程中,除了探索創新做法外,各地涌現出一個個返鄉創業帶頭人,他們扎實苦干,闖出自己一片天地,也帶領貧困群眾增收致富。

          沿著顛簸起伏的雪域天路,翻越紅軍長征跨越的第一座雪山夾金山,記者走進了素有“中國雪梨之鄉”美譽的金川縣,采訪返鄉創業帶領藏族群眾脫貧致富的能手茍華。他說,金川人對梨的感情,深藏在血脈、鐫刻于靈魂,幾乎每家都有一段與梨的相關故事。過去由于只有雪梨出售這個單一渠道,受氣候、交通和外面市場變化制約,雪梨再好也賣不出好價錢,只能眼睜睜“看到銀子變了水”。2015年,在外打拼多年的茍華返鄉創業,

          成立了農業科技開發公司,用現代化工藝將金川雪梨加工成梨膏、梨片、梨糖等特色產品,成為市場“搶手貨”,為當地群眾尋找到了脫貧致富的“掌中寶”。

          每年三月,漫山遍野梨花綻放,人們在古梨樹下喝著香甜可口的雪梨汁,品味著香氣撲面而來的酥油茶,愜意地享受著藍天白云與帶雨梨花交織的美景。短短幾年間,茍華就將金川雪梨打造成為嘉絨藏區的特色品牌,形成年產200多萬元的規模,產品遠銷成都、重慶和新加坡、韓國等地,帶動當地200多戶群眾每戶增收3000余元,其中貧困戶94人。

          滾石上山

          高寒缺氧鑄就熱血忠誠

          脫貧攻堅戰打響后,無數黨員干部長期奮戰在川西高原第一線。這里高寒缺氧、交通不便,但他們舍小家顧大家,以“滾石上山”的擔當勇氣,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沖鋒陷陣。

          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秘書長、省扶貧開發局局長降初介紹說,四川省省級領導聯系32個涉藏地區貧困縣,2500多個第一書記在村里直接參與脫貧攻堅,形成了上下同心堅決打贏涉藏地區脫貧攻堅戰的信心和決心!

          今年春節和藏歷新年,阿壩州委州政府主要領導堅守一線督戰,州委書記劉坪無暇顧及與家人團聚,冒著紛飛大雪,一邊深入金川、壤塘、汶川、松潘、紅原等疫情防控一線巡察督戰,一邊走訪企業和剛剛脫貧的藏家百姓,了解企業復工復產存在的困難,了解外出務工人員出行困難和春耕備耕情況。

          這是身在涉藏地區各級領導干部只爭朝夕、統籌脫貧攻堅與加快經濟發展,維護社會穩定的一個縮影。

          此時,在海拔4000多米的理塘縣下木拉鄉中下格西村,駐村隊員羅洪海經過大半年工作,已經成為黨委政府的政策宣傳員、脫貧攻堅的聯絡員、矛盾糾紛的調解員、產業發展的指導員……

          “瘦了,人也黑了。”這是妻子黃雪梅再次看到他時的第一反應。從一名老師到一名駐村隊員,羅洪海遇到的最大困難是工作上的調整:“從在學校教書育人,轉變成最關心村里16戶、85個貧困人口的脫貧事。”他每天走村入戶了解村情、民情,把貧困戶的事情放在心上,有時候卻忘了跟遠在家鄉的孩子視頻通話。

          “看到全村農牧民群眾脫貧致富和村里的變化,大家有了獲得感,我很自豪。”羅洪海說。

          在這個戰場上,有多少人遠離家鄉、前仆后繼,有的甚至倒在了這片特別艱苦地區的脫貧攻堅戰場上。據統計,精準扶貧以來,四川已有30余名扶貧干部為此獻出了寶貴生命!

          2019年12月14日,在四川工業科技學院對口扶貧的馬爾康市沙爾宗鎮沙爾宗村,年僅33歲的扶貧干部李君倒在幫扶路上。

          2019年12月13日,德格縣卡松渡鄉黨委書記拉巴澤仁長期帶病堅持在脫貧攻堅一線,因突發心腦血管疾病搶救無效離世,年僅36歲。前一天晚上,他加班到凌晨兩點。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幸福香甜

          “要我脫貧”變為“我要脫貧”

          隨著脫貧攻堅的深入,四川越來越多的藏族群眾,特別是貧困戶們對“幸福是奮斗出來的”有了更深理解,從“要我脫貧”轉變為“我要脫貧”。

          雅江松茸是甘孜的一張亮麗名片。當地知名的扶貧產業園——雅江縣松茸產業園,借助近年來不斷改善的交通狀況,迅速向外拓展松茸產業,為貧困戶找到了出路。產業園負責人介紹,園區輻射帶動附近13個村脫貧致富,每戶能拿到幾百元到兩千元不等的分紅。企業通過招募當地村民實行全程培訓和“試干”環節,千方百計讓藏族群眾找到適合自己的崗位,通過雙手創造幸福生活。

          帕姆嶺村40歲村民拉西因為父親重病,家里有兩個孩子,加上家庭收入單一,曾被定為精準貧困戶。當地政府除了日常援助外,還幫助她到松茸產業園務工。“政府給了我希望,我自己也想多努力。”拉西說。

          如今,拉西已成熟練工人,她勤奮、好學,車間里有新的活總是搶著干。雅江縣正依托松茸產業規劃松茸小鎮,發展餐飲旅游產業,為藏族群眾創造更多就業崗位。

          置身川西高原阿壩縣查理鄉被網民追捧的“世外桃源”——神座村,只見炊煙在百年藏式古民居裊裊升起,雪山草地白云悠悠,群山環抱流水淙淙,牦牛與藏族群眾視為神獸的國家一級野生保護動物梅花鹿,在鮮花盛開的草地上追逐……

          48歲的拉青領著記者參觀他家的民宿。他告訴記者,2017年,他賣掉了家里367頭牦牛,收入200多萬元,用一半錢建起當地最氣派的民居,開起客棧。第二年,客棧的收入就超過15萬元,加上售賣土特產收入7萬多元,拉青一家四口2018年總收入22萬元。在他帶領下,先后有10多戶藏民賣牛下山辦民宿,破解了神座村過度放牧與生態環境保護協調發展問題。

          神座村所在的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,是長江、黃河上游重要的水涵養地和生態保護屏障。近年來,阿壩州積極發展全域旅游,神座村也因此得到政府扶持而受益,村里改造了道路、入地了電線、修建了停車場……神座因此更加古樸美麗。這個只有57戶人家的藏族村通過組建生態旅游合作社、生態牦牛養殖場、藏紅花茶廠等集體經濟組織,一批新型農牧民逐漸成長起來,不僅全村脫貧,還走上了共同富裕之路。2014年以來共接待游客約42萬人次,旅游總收入1.84億元。去年,全村人均純收入達到16120元。

          石渠縣通天河畔,青藏高原的綿綿雪山與扎溪卡大草原交相輝映。雅礱江在這里發源,通天河進入石渠開始咆哮。

          康巴漢子魯達揚鞭揮向奔跑的牦牛群。他不時伴著高亢嘹亮的《康巴漢子》,錄制藍天白云下牦牛奔跑的手機視頻,發到朋友圈分享。

          37歲的魯達是草原上的“牦牛管家”,這位雪域高原上的80后臉上寫滿了歡樂。他一家5口人,也曾經被貧窮困擾。如今,他不僅養有6頭牦牛,還幫人看管牦牛,當起“牦牛管家”,一年有3萬多元收入。

          炊煙裊裊的白色帳篷旁,停靠著一輛掛著川T牌照的比亞迪小轎車。牛羊歸圈,魯達一邊清點牛羊,一邊教調皮的小女兒學習騎牦牛、甩鞭子。他說,現在最大愿望就是祈求家人少生病、自己多掙錢,用雙手創造康巴人的幸福生活。

          內生動力被激發的藏族群眾向著藏家產業致富夢想努力奔跑著,雪域高原正譜寫著民族團結進步的新篇章!2019年12月,國家民委命名四川省阿壩州、甘孜州為“全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州”。

          面對若爾蓋大草原,身為嘉絨藏族的阿壩州州長楊克寧對記者說:“啃下了脫貧攻堅硬骨頭,我們將鞏固來之不易的脫貧攻堅成果,讓阿壩這片紅土地上的各族群眾更加幸福安康。”

        1. 上一篇:四川省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和防汛救災省級表彰擬表彰對象公示
        2. 下一篇:依法依規解決訴求 保護群眾合法權益

        3. 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,欧美一级毛片无遮挡,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